•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坡道上的家-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07) 126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新手妈妈里沙子,被选为了一名陪审员,接受审判的是一名杀害幼女的“恶母”。随着庭审的深入,里沙子却发现被告和自己是如此相似……
为了育儿放弃职业生涯,却因此失去了最后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再多的辛苦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当,丈夫帮忙再少都会被外界赞扬;育儿中有无数的疑问和困难,却只会被敷衍“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里沙子开始怀疑:“是不是每个母亲,都有可能因为这些遭遇,变为被告席上的嫌犯?”
~~~~~~~~~~~~~~
我是妈妈,是女儿,是妻子,可是我也想做自己。
年度女性发声之作,你不得不读的5大理由:
1.新京报、界面文化、澎湃等主流媒体刷屏报道
2.武志红、反裤衩阵地、萝严肃等KOL大号争相热议
3.Sir电影、独立鱼、乌鸦电影等影视公号相见恨晚
4.同名改编剧作蝉联豆瓣微博话题榜,数十万网友齐声打Call
5.郝景芳、侯虹斌、库索、张怡微等七位文化女性走心推荐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是世界对女性最大的恶意。
揭露丧偶式育儿困局,探究女性生存真相。
~~~~~~~~~~~~~~
郝景芳 —— 作家
现代社会往往鼓励母亲、赞扬母亲,却鲜少有人看到并理解女性的孤独和倦怠。家庭内部的日常琐碎而繁复,社会的压力无形而持续,而这些本不该由她们独自背负。
侯虹斌 —— 媒体人、作家
虽然说的是日本的故事,但是,中国女性仍然心有戚戚。水穗和里沙子这样的人生,表面光鲜漂亮,实则压抑、窒息、绝望,无从逃脱。年轻妈妈们需要被看见、被理解、被接纳。
库索 —— 旅日作家、媒体人
现代社会把“母亲”和“妻子”默认为一种义务劳动,普通女性想要摆脱这两个标签的束缚而拥有自己的生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比起社会环境的不宽容,让女性更为崩溃的是家庭和职场的不兼容。
张怡微 —— 作家、学者
《坡道上的家》带着平实的情感和真诚的困惑提醒年轻女性,人生目标的设定、亲密关系的沟通、自我教育的准备不应只做到婚前为止。生活的考验静水流深,幸福的旅程是漫长的上坡路。
顾湘 —— 作家、画家
生活真是又苦又累啊。为什么不能叫苦叫累呢?哪怕是叫一叫,或者只是听见同样的别人叫一叫,心里也会好过不少,才能够继续活下去吧。有时候听不见别人的声音,自己也叫不出声,就在寂静里面坏掉了。
戴潍娜 —— 作家、诗人
世上没有天生的母亲。那些犹疑的笔触所带出的,婚姻和育儿生活中难于澄清,却无处不在的微妙的“不公感”,令人毛骨悚然。
匡匡 —— 作家、日文译者
这部小说不是什么恶母的故事,是所有女性从同类的苦难中照见和救赎自身的洞口。

作者介绍

角田光代
生于日本神奈川县,毕业于早稻田大学。1990年凭《寻找幸福的游戏》获得海燕新人文学奖,由此进入文坛。
她的作品常以尖锐的选材刺入社会的痛点,又以柔和的笔触叙述当代女性人生的艰难。与吉本芭娜娜、江国香织一同被誉为当代日本文坛三大女作家。
杨明绮
毕业于东吴大学日文系,后赴上智大学新闻学研究所进修。译作有《雷霆队长》《蜂蜜与远雷》《超译尼采》等。

部分摘录:
两人明明刚才还玩得很开心,现在却突然互抢玩具,甚至大打出手;一旁的母亲们见状,赶紧拉开他们,分别询问原因,只见一个坦率点头听训,另一个放声大哭。里沙子看向坐在图书区的文香,她正和最近经常碰面的小萌一起开心地读绘本。
“男孩子果然不一样啊!”小萌的母亲筱田荣江凑向里沙子耳语,“抱起来好结实啊!”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里沙子回以微笑。
今年十月就满三岁的文香也正值难搞的时期,虽然已经过了令人抓狂的两岁,但接下来恐怕是另一波反抗期吧。只是叫她穿袜子,就哭闹着不要穿;要她乖乖吃饭,又怎么也不肯吃。不过,里沙子看着小男孩的一举一动,心想男孩和女孩还真是不一样。
“再过十年,麻烦的就是女孩子啦!”
里沙子看着小男孩们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又玩在一起,不禁这么说道。
“就是呀!男孩子上了初中都还像个笨蛋,女孩子则是从小学开始就对人际关系很敏感。”
“以总重量来看,让父母伤脑筋的程度都一样啦!”
就在里沙子心想用“总重量”这词形容还真怪时,筱田荣江笑了:“什么总重量啊!”
下午两点半多,小男孩的母亲们来接他们回去,里沙子和荣江也趁机叫自己的孩子回家。里沙子牵起嚷嚷着不想回去的文香,向儿童馆(1)里的其他母亲道别,又向小朋友们挥挥手,走出门厅。荣江将小萌抱上自行车的儿童座椅。
“先走啦!小香下次来我家玩哦!”
荣江挥手道别,骑上自行车。小萌则是回头,不断挥动小手。
天气预报说下午会下雨,所以里沙子没有骑车,走路过来。梅雨季前的天空低沉灰蒙,但还没下雨。虽然两人只是这阵子常碰面、闲聊,还不够了解彼此,但里沙子觉得荣江应该不会特别留意天气这种事吧。这世上,多的是那种就算天气预报说会下雨,依旧不带伞出门的人;也有那种就算一早起床发现外头在下雨,还是相信会放晴而不带伞出门的人;有人甚至连天气预报都不看。像自己这样留意天气预报、准备周全才出门的人,和伞都不撑、飞快奔出家门的人,以总重量来看,究竟哪一方比较辛苦?里沙子想着想着,觉得自己是不是哪根筋不对劲。
“不要回去,还要玩!”
文香用力拉扯着里沙子的手说道。
“我们去一趟超市好了。买点小香喜欢吃的布丁吧?还是冰激凌?”
听到妈妈提出的条件,文香想了一下,回答:“布丁!”
公园和儿童馆那些地方的妈妈圈一定很麻烦吧!产前里沙子就这么想。等到文香稍微大一点,可以带出门时,她更紧张。不过,朋友圈的关系比想象中来得淡薄,彼此只是在儿童馆和公园碰面时,打声招呼,不会聊家务事,也没有去谁家聚会、结伴去游玩之类的事。或许等孩子上了幼儿园之后,母亲们的关系才会熟络起来吧。其实比起这种事,里沙子现在更挂心文香是否能如愿进入理想的幼儿园。
母女俩顺路去超市买东西,到家时,雨才终于下起来。
“我们没淋到雨,太好了。”
里沙子边开门边说。
“太好了。”
文香重复妈妈的话。
里沙子有时怀疑文香是否真的听得懂,但这个时期,大人就是要尽量和孩子对话。虽然文香有时耍性子、闹别扭,实在令人伤透脑筋,但是可以像这样用话语沟通,里沙子很开心,也觉得安心。相比那些上着托儿所、已经能和母亲正常交流的孩子,里沙子总担心没上托儿所的文香表达能力有问题。
“先去洗手,再吃布丁吧。”里沙子边走向走廊另一头边说。
“吃布丁!”文香奔向盥洗室。
里沙子拉开窗帘,她望着雨落在低矮的屋顶上,和文香一起吃布丁。里沙子打算吃完布丁后,就哄文香睡午觉。要是不想睡,就让她看租来的DVD,然后趁这段时间,打扫家里、放洗澡水、准备晚饭……尽管里沙子总是在心里拟定时间表,却往往无法顺利执行。
里沙子是在二十九岁那年,也就是四年前结婚的,经由朋友的介绍,她嫁给了比她年长两岁、任职于家具装潢设计事务所的山咲阳一郎。两人初次见面是在一个气氛轻松的聚会上,没什么相亲的感觉。聚会上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随即开始约会。两人在交往差不多一年的时候聊到了结婚的话题,又过了半年就结了婚。
刚结婚时,里沙子并没有打算辞掉工作。任职于童装公司的她虽然不是非常热爱这份工作,但也没有想辞职的念头,只是漠然地想着和其他女同事一样,怀孕的话就请产假,然后再复职吧。
婚后,里沙子很快便有了身孕。本来想在快临盆时再请产假,但开始孕吐后,她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继续工作。好几次通勤时,里沙子都因为贫血觉得不适,担心再这样下去连顺产都很困难,这让她每天都很不安。她向朋友们倾诉了这些顾虑,大家都说再过一阵子就不会孕吐了,只要进入安定期,心情也会跟着沉稳许多。里沙子听了朋友的话后稍稍宽心,但不久又开始担心别的事。
“也许我真的没法像其他女同事那样,休一年产假就复职,兼顾工作与家庭。虽然其他人都是这么做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也能办得到。”随着肚子里的宝宝越长越大,里沙子的这种不安也在扩大。
里沙子和老公阳一郎商量,说想等孩子长大一些再回去工作,在此之前,先当个全职主妇。阳一郎表示赞成,说等孩子上了小学,经济形势可能也就好转了,到时候像里沙子这种有职场经验的女性肯定很好找工作。听了这些,里沙子下定了决心。进入安定期后,她毅然辞了职。
这三年来,她不止一次后悔那时的选择,也常常受不了一整天都要与孩子相处的生活。里沙子和住在新潟的双亲关系不太好,也没理由请还在工作的二老帮忙带孩子。有时面对哭个不停的文香,里沙子不仅无法去抱她,连自己也忍不住落泪。住在市郊浦和区的婆婆曾担心地登门探访,也曾让里沙子母女去她家留宿。面对不论怎么哄都“不要不要”地叫个不停的文香,里沙子甚至打过她一下——当然没对任何人说过。她也对文香大吼过。有时,里沙子会在夜半独自哭泣,懊悔自己那时放弃工作。她还为此买了一本就业信息杂志。但是,每当把孩子托付给保姆照顾而自己出门,又会觉得不安,结果往往是比计划更早就回家,里沙子有时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果然陪伴在孩子身边是对的,最近里沙子看着文香的睡脸,总是这么想。可以目睹孩子睡梦中翻身的瞬间,从爬到学会站的瞬间,还有那双小脚第一次踩在大地上的瞬间。孩子生病、身体状况不太好时,母亲比谁都能更早察觉,也因为陪伴在孩子身旁,才能做出最好的判断,及时行动。但是里沙子觉得,这样自己肯定无法专心工作吧。即使待在公司也是魂不守舍,结果肯定会连连出错,频频给周遭的人添麻烦。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