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父权制与资本主义-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2年前 (2022-07-07) 137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简介

什么是父权制?当代女性又是如何遭到父权制压迫和剥削的?女性解放道路在何方?
本书是作者历经十年完成的重要作品,是其在第二波女性主义接近尾声,后现代女性主义思潮、酷儿理论兴起之初,对女权主义各个派别,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再次思考。近代社会在“资本主义”支配的“市场”和“父权制”支配的“家庭形态双重控制下,以无偿的女性劳务等为中心,形成了女性地位低下的历史根源。 作者对此进行了深刻批判,并就如何改善女性的社会地位提出了中肯的建议。
本书尽管论述的是日本女性的地位问题,但其观点在相当大程度上适用于当下中国的国情。因而对于任何思考女性地位与男女平等问题的人都有着莫大的启发。

作者介绍

上野千鹤子(うえの ちづこ)
1948年于日本富山县出生。1977年,获得京都大学大学院社会学博士学位。现在担任WAN(women’s action network)理事长、立命馆大学特聘教授、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代表作《性感女孩的研究》、《近代家庭的成立与消亡》、《民族主义与性别》、《差异的政治学》、《持续的思想》、《一个人的老后》、《不惑之年的女权主义》、《看护社会学》等。
其于2019年4月在东京大学做的硬核开学祝辞引起广泛反响,在中国也有不少支持者。

部分摘录:
本书《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其日文版副标题为“在马克思主义女权 主义视域下” o 中国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因此本书被译介到中国应 是情理之中的事。
然而,我们不能忘记的是,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地区与马 克思主义并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地区,这两种语境下的马克思主义者并不相 同。苏联的马克思主义者属于体制内,而欧洲的马克思主义者则是反体制 的。对于欧洲的马克思主义者而言,他们不是“由于苏联的存在”而成为 马克思主义者的,他们是“无论苏联存在与否”,都会成为马克思主义者 的一群人。而当下,中国与日本马克思主义者的关系亦是如此。在这种截 然不同的语境下,拙著也许会被看作是“马克思主义”文献的其中之一, 然而作为本书作者我对此不由得感到为难。
我曾多次强调,马克思主义的女权主义者并非完全“忠于马克思主 义”的女权主义者,他们论述的主题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未曾阐明的女性 无偿劳动问题。女性在家庭之中所从事的家务劳动、育儿、养老看护等无 偿劳动,我们称之为再生产劳动。社会为了再生产,不仅要进行物的再生 产,人的再生产也是不可或缺的。再生产是指对人的生产、养育、照料、 陪护等与生命再生产相关的劳动。我们之所以称之为劳动,是因为这种行 为可以转移给他人。而这些劳动之所以被称为无偿劳动,是因为在较长的
时间里,它一直被看作是私人领域之中的“无形劳动”,是任何女性都可 以从事的免费劳动。
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一种统制经济。在这种经济体制下,社会不得 不召集男女双方成为劳动力。当下,在处于新自由主义改革的众多社会 之中,女性的劳动力化必不可缺。然而,一个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共通 的,即为了使女性成为劳动力,就不得不减轻女性在家庭中所肩负的再生 产劳动的负担。我们将之称为“再生产劳动的分配问题”。
对于这一问题,各国给出了各式各样的解决对策。这些对策又大体 分为两种,公共化选项和市场化选项。所谓公共化选项,例如在北欧诸 国,公共部门将育儿、养老看护作为一种社会服务提供给国民。这导致了 公共部门尾大不掉,并出现了人力调配问题。为了维持这种服务反而增加 了国民的负担。市场化选项是指,再生产劳动的转移问题虽然依托于私人 领域,但人们可以在市场上购买到廉价的家务劳动服务商品。实现这种方 式的前提是要处于贫富差距较大的阶级社会和移民社会中。最典型的便是 美国、英国等盎格鲁一撒克逊(Anglo-Saxons) 国家,亚洲地区则是新加 坡。另外一种再生产劳动的转移,我们可以称之为“亚洲型解决方式” o 也就是由亲属,特别是由祖父母来承担育儿的一种方法(然而这种方法无 法解决养老看护问题)。
计划经济体制的中国,并不存在劳动市场,也不存在所谓的“失 业”,所有的毕业生都会被“分配”到各个企业(正如“公司” 一词的字 面含义,企业曾经意味着国营企业);所有孩子都会被送到负责日托(当 天的托儿服务)或周托(每周回家一次的托儿服务)的企业附属的托儿 所。而日本女性所苦恼的“兼顾劳动和家庭”的问题并不存在。
然而中国所提岀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它真的意味着男女平等吗? 实际上,育儿的公共化并不是“男女平等”的政策,而是一种为了动员女 性劳动力的“劳动政策” o 并且,由于它只是为了 “减轻女性的负担”, 因此男性并没有将此看作是与自己相关的事。尽管包括东欧各国在内的社 会主义国家提供了丰厚充足的公共服务,但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男女平等 形势并不乐观。这是因为家务、育儿问题仅仅被看作是“女人的问题”。 与之相反的是,北欧诸国女性为谋求男女平等,纷纷致力于推动再生产 劳动公共化的政策实施。加之,在劳动及承担家务的平等问题上,男女双 方共同做出了努力,这才终于实现了如今的男女平等。
上述的各种选项,日本都无法实现。这是因为,日本无力实现再生 产劳动的公共化,同时,日本的社会特点即是“全民中产阶级”,这使 其无法选择市场化这一选项,并且实行“亚洲型解决方式”在日本也愈加 艰难。这就导致了这样一种情况,日本女性在“兼顾工作与家庭”的问题 上,就全世界范围而言是最为艰辛的。同时,不少处于分娩育儿期的女性 选择了辞职,这就导致了就业曲线呈现出M 字形,而这种育儿期中断工作 的选择使得女性的经济地位每况愈下。
正如日本将再生产劳动私人化,采取男性在公共领域、女性在私人领 域的性别角色分工方式,我们将这种传统方式称为男主外模式(男性稼ぎ主モデル)。除了日本,像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南欧国家以及亚洲地 区的韩国也采取了该种模式。而欧美国家在20 世纪 70 年代之前也一直维持 着男主外的保守型社会模式。然而,这些国家后来受全球化的影响,为动 员女性加入劳动市场纷纷开始了改革。而那些依旧维持着传统模式的国家 则都面临严重的少子化问题。因为在这种传统模式下,职业女性的分娩、 育儿一直都伴随着类似于惩罚的某些社会性不利条件。最后,在一些家庭 中,再生产劳动作为一种个人之事,的确存在着男女双方完全平等分担家 务、育儿的选择,但它是一种经常被女权主义者理想化的平等主义模式, 这种模式由于无法获得机会成本较高的男性一方的同意,因而近乎不可能 实现。
之后,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随着市场化的推进,中国社会也由再 生产劳动的公共化选项调头转向了市场化选项。随着商品市场以及劳动市 场的形成,出现了失业人员这一群体。职业选择虽然更加自由,但女性的 就业却越发艰难。因为企业纷纷开始避免招收女性劳动者,而偏好男性劳 动者。对企业而言,女性的再生产能力只不过是徒增成本而已。在这一过 程中,就出现了女性成为专职主妇的全新选择(又称为“妇女回家”)。 在日本女性正想要脱离“专职主妇”的时候,中国女性却想成为”专职主 妇”,我对此百感交集。“道格拉斯一有泽法则”的研究表明:在日本, 大部分高学历女性倾向于做家庭主妇,而不去工作。由于高学历女性选择 的配偶,通常是学历与自己相同甚至高于自己的男性,因此她们因婚姻而 实现了阶层的上升,她们的丈夫普遍而言收入较高。该法则指出,丈夫的 收入与妻子的劳动参与率呈反比。因此,”专职主妇”是一种身份地位的 象征。当前,中国社会也在朝着这一趋势发展。
日本变成了贫富差距较大的格差社会,也有社会学家将其称为“新阶 级社会” 0 在将再生产劳动市场化的社会中,存在着提供廉价家务劳动的 移民劳动者。日本修订了出入境管理法,从今年春天( 2019 年 4 月)起, 开始引进从事家务服务以及养老看护劳动等工作的非熟练劳动力。而且, 随着专职女性的增加,还出现了夫妻双方收入和职位都相对较高的现象, 而这种现象是“道格拉斯一有泽法则”都无法解释的社会现象。另一方 面,中国有大量农村劳动者从农村进入城市,他们的待遇与日本的移民劳 动者并无差异。而高学历夫妻能更容易将再生产劳动,尤其是养老看护的 工作委托于他们。实际上,我在北京见过一位农村出身的年轻女性,她为 了照顾一对年迈的夫妻而寄住在他们家里。我也知道有一些人在自己家里 看护照料陌生老人,并以此作为谋生的职业。
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可能并存着公共化选项、市场化选项以及亚 洲型解决方式。并且随着各自所处世代和时代、阶级以及地区的不同而又 衍生出更加多样化的组合选择。我们生活在日新月异的社会之中,日本也 在逐渐变化,而中国的变化更为显著。即便解决了育儿问题,养老看护问 题仍亟待解决。0 本对养老看护问题的解决方法是颁布养老看护保险法。 面对即将到来的超老龄社会,中国又会如何应对呢?我将拭目以待。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