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上帝之子-电子书下载

生活时尚 7个月前 (07-07) 37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巴拉德是阿巴拉契亚山区的土著,外来者眼里的怪人,当地族群中的异类,“一个上帝的孩子,多半和你一样”。一场大火之后,巴拉德过上了穴居生活,他越来越多地呈现出原始的面貌,同时也在不断地遭受失去——失去房子,失去名誉,失去社会联结,直至失去生命。从现代文明中一步步倒着退回荒野,退到世界的边缘,终于再也无路可退。一个人是怎样被逐步剥夺殆尽的?一无所有的赤裸生命又要如何存在?“他决心继续前行,因为已经无路可回,那天的世界和往常的任何一天一样可爱,可他却在骑着骡子迈向死亡。”
《上帝之子》是科马克·麦卡锡的第三部小说,以冷静日常的笔调书写谋杀事件与神秘自然,简洁粗砺的短句与缭绕怪诞的长句交错,具有浓郁的“南方哥特”气息与暗黑浪漫主义色彩。在麦卡锡上帝般漠然而又悲悯的目光之下,青年巴拉德孤绝的一生如同一首残酷动人的荒野史诗,被放逐之人终而复始地无声吟唱。
2013年,由詹姆斯·弗兰科根据本书改编并执导的同名电影在意大利上映,获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
——————————————
像他尊崇的梅尔维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福克纳一样,科马克·麦卡锡创造出了一个比单独的任何一本书都更加伟大、更加深刻的文学世界。这样的作家是直接与诸神相搏的人。
——《华盛顿邮报》
麦卡锡以独特、俭省、精确、诗意的散文,挑战了几乎最为基本的审美范畴……一次令人永生难忘的阅读体验。
——《新共和》杂志
科马克·麦卡锡,即为轻逸迷人的语言、神秘深远的人物、对圣经主题的唤起、对景观的本能感受;加之纯粹的表达天赋,在当代作家中几乎无可匹敌。
——巴里·洛佩兹

作者介绍

科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1933 – )
美国当代小说家,剧作家,已著有10部长篇小说及其他短篇作品和剧作。
先后斩获普利策奖、美国国家图书奖、全美书评人协会奖等美国文学界主流奖项,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
科恩兄弟根据麦卡锡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老无所依》,获得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改编剧本在内的四项奥斯卡大奖。
关于译者
杨逸,女,生于1985年,南京大学英语系博士,麦卡锡爱好者和研究者,任职于常州大学英语系。

部分摘录:
晨曦之中,他们坐着车穿过长满须芒草的洼地翻山而来,看上去像是一群在狂欢节上表演节目的艺人。卡车碾过地面的车辙时不住地颠簸摇摆,后厢里坐在椅子上的音乐家们正忍着身体的晃动给自己的乐器调音;怀抱吉他的胖男人咧嘴大笑,冲着后面一辆小汽车上的其他人打手势,又俯身为满脸皱纹的小提琴手弹出一个音,对方一边听一边拧动手中的弦轴。车队在开满花的苹果树下穿行,他们先是经过了一个圆木做的饲料槽,上面用橙色的泥土弥补过缝隙,又涉水驶过一条小河,终于看见一座立在山壁蓝色阴影下的老式木板房。它的上方还有一间谷仓。卡车上的一个男人用拳头敲了敲驾驶室的顶盖,车便停了下来。汽车和卡车接二连三地驶进杂草丛生的院子,人们也走了过去。
谷仓门口,一个男人注视着这个本该寂静无声的田园早晨所发生的一切。这人个子不高,邋遢,胡子拉碴。他踩着一地谷糠,有些暴躁地在灰尘和窗口透进的道道阳光间走动。撒克逊和凯尔特血统。一个上帝的孩子,多半和你一样。黄蜂群穿过谷仓缝隙投下的阶梯状光线,暗影间不断颤动着金色光点,像萤火虫飞舞在屋顶的浓黑幽暗之中。男人叉开腿站住,在黑色的腐殖层上尿出一个深色的水坑,里面漂着一层白沫和些许稻草,打着旋儿。扣好牛仔裤,他开始沿着谷仓墙壁移动,光线下整个人像一把小提琴,贴着墙的那只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愠怒。
他眨巴着眼睛,站在饲料间的门内。在他身后,厩楼上挂着一条绳子。他那瘦削、胡子拉碴的下巴鼓起又陷下,好像在嚼着什么,但事实并非如此。阳光照射下,他的眼睛快要合上了,透过浮现着蓝色静脉的单薄眼皮,你可以看到眼球在转动,在观察。一个身着蓝色西装的男人在卡车上打着手势。一个柠檬汽水摊位出现了。乐手们奏起一支乡村里尔舞曲,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喇叭里也响起了一些杂音。
好,现在让我们把大伙儿都喊过来,是时候把你们那些银灿灿的闲钱派上用场啦。快到这里来。就是这样。亲爱的小姐,你好吗?好的。是的先生。好的。杰西?你有没有把它……好的。杰西和那帮家伙已经帮想要看看房子里面的客人把门打开了。好的。给我们一分钟准备一下音乐,在拿到图纸之前我们得先把每个人登记好。这位先生?那是什么?好的先生,没错。没错,各位,我们等会儿先拍卖这片空地,然后大家会有机会给这个地方整体出个价。现在路的两边都是要卖的地,一直穿过小河到对面那片小树林。是的先生。我们会直接进入那个环节。
鞠躬,打手势,微笑。手里握着麦克风。拍卖师的声音回荡在山岭上的松林间,听上去含糊又啰唆。多重声音的幻觉,古老废墟中的幽灵合唱。
现在这里也长出一片好林子了。真的是好林子。十几二十年前这边都给砍光了,所以现在这些兴许还算不上什么大树,但你们瞅瞅这里。当你晚上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外面的小树还在那儿生长呢。是的先生。我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它们是这块地上真正的未来。就像你在这个峡谷里其他地方所能找到的一切一样大有可为。可能还会更厉害。朋友们,这样一块地的潜力是没边儿的啊。要是我手头还有钱,铁定自己买了。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我手上的每一分钱都在房地产里。我挣的每个子儿也都是从房地产来的。要是我有一百万,我肯定会在九十天内把每个铜板都投到房子里去。这你们都是知道的呀。这钱除了往上涨以外没别的去处。我衷心地认为,像这样的一块地,绝对能给你带来十个点的回报。没准儿还会更多。也许能有二十个点。你的钱躺在银行里可到不了这个数,这你们都是知道的呀。再没有比房地产更稳妥的投资方式了。土地。你们都清楚,一块钱很快就没有过去值钱了。明年也许就只值五十分。这你们都懂。可是房地产一直都在涨涨涨啊。
朋友们,六年前我叔父要买南边普拉特的那块地时,所有人都劝他别那么干。结果他还是花一万九千五买下了那个农场,还说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后来那边发生了什么,我想你们都清楚。是的先生。卖出了三万八。像这样的一块地嘛……现在它只需要稍作整理。这地方确实有些乱。但是朋友们,你的钱能在这上面翻一番。房地产是最稳健的投资了,尤其是在这种峡谷里。就跟美元一样稳。我说的这些可都是发自肺腑啊。
这些声音飘荡在松林里,好似念诵一支失传的祷文。接着声音停止了。人群中响起一片窃窃私语。拍卖师的话筒已经交给了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说:C B,喊一下那边的警长。
拍卖师向他招招手,然后朝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小个子男人俯下身来,只见他胡子凌乱,手里还攥着一杆来福枪。
莱斯特,你想干什么?
老子早就告诉过你们了。从老子的地盘上滚出去。还有,把这些白痴也带走。
嘴巴放干净点,莱斯特。这儿还有女士在呢。
老子他妈的才不管谁在。
这不是你的地盘。
那就见鬼了。
你已经因为这事儿被关起来过一次了。我看你是又想进去了吧。警长可就站在那边呢。
老子才不管他妈的警长在哪里。老子要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滚出老子的地盘。你听见没?
拍卖师蹲在卡车的后厢里。他低头看向鞋子,随手从衬板里抄起一块干泥巴。当他抬头再次看向那个持枪的男人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说:莱斯特,你要是不控制一下自己,他们就会把你关进橡胶监狱里去。
男人退后一步,单手持枪。他蜷起身子,几乎蹲伏在地上,他举起那只空着的手,五指张开,伸向人群,仿佛要将他们推开。滚下来。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卡车上的男人吐了口唾沫,斜眼看向他。你到底要干吗,莱斯特,打死我吗?又不是我把你的房子拿走的。这是县里干的啊。我不过是被雇来主持拍卖的。
滚下来。
在他身后,乐手们看上去就像是从前县里集市上的射击游戏摊摆出来的瓷像。
C B,他疯了。
C B说:如果你想打死我,莱斯特,那你就朝这儿开枪吧。我才不会为了你挪到别处去。
打那以后,莱斯特·巴拉德再也没法把头摆正了。他的脖子铁定是从某个角度被撞歪了。我没看到巴斯特打他,但是我看见他躺在地上了。我和警长在一起呢。当时他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两眼迷离地朝上看向大家,头上还鼓着一个挺吓人的大包。他就躺在那里,耳朵里还流着血。巴斯特还拿着斧子站在那边。他们把他抬到了县里的车上,C B继续主持拍卖,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不过他确实说了,这事吓跑了一些本来打算出价的客人,也许这正是莱斯特的目的所在,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约翰·格里尔是从北面的格伦杰县来的。倒不是要说他的坏话,但这是事实。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